最近在期刊上看到兩篇關於精油抗病毒的論文,最讓我感興趣的,是實驗裡用的精油濃度比平常在芳療書籍和教學資料裡看到的的建議濃度都低了許多,但是得出的結果卻出乎我意料的好,因此想跟大家分享一下這個有趣的心得。

第一篇文章是2003年由日本京都府立醫科大學微生物學系的研究者在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期刊上所發表的論文「精油對第一型單純皰疹病毒複製的體外抑製作用」

第一型單純皰疹病毒(HSV-1)引起人類最常見的病毒感染,如黏膜皮膚皰疹感染,皰疹性角膜炎,皰疹性腦炎和新生兒皰疹感染等。

這個實驗結果指出(如下圖藍色框所示)用下列濃度稀釋成1%的精油:澳洲茶樹Tea tree(Melaleuca alternifolia)、胡椒薄荷Peppermint(Mentha piperita)或稱歐薄荷、馬鬱蘭Marjoram(Origanum majorana)、藍膠尤加利Eucaryptus(Eucalyptus globulus)、羅文沙葉Ravansara(Ravensara aromatica)現正名桉油樟、穗花薰衣草Lavender(Lavandula latifolia)、檸檬Lemon(Citrus limonum)、迷迭香Rosemary(Rosmarinus officinalis)和檸檬香茅Lemongrass(Cymbopogon citratus)在溫度4℃時皆可完全抑制第一型單純皰疹病毒的體外生長
最厲害的是,檸檬香茅精油(主要成分為單萜烯醛中的牻牛兒醛和橙花醛)在濃度為0.1%時就可以完全抑制第一型單純皰疹病毒的體外生長;在濃度為0.05%時可抑制約80%病毒的生長;而在濃度為0.005%時還可以抑制約50%病毒的生長(如上圖紅色框所示)。

第二篇文章是2008年由德國海德堡大學病毒學系和生物學系的研究者在Phytomedicine期刊上所發表的論文「精油對第二型單純皰疹病毒的抑製作用」

生殖器皰疹主要為第二型單純皰疹病毒(HSV-Ⅱ)感染所致,是一種慢性、持續性的感染,主要透過性接觸來傳播。
由這個實驗結果(從上圖看來)可以推論八角茴香精油Anise(Illicium verum)、牛膝草精油Hyssop(Hyssopus officinalis)、百里酚百里香精油Thyme(Thymus vulgaris)、薑精油Ginger(Zingiber officinale)、德國洋甘菊精油Camomile(Matricaria recutita)、檀香精油sandalwood(Santalum album這6種精油在濃度0.1%時對第二型單純皰疹病毒感染都有預防效果

論文裡提到通過GC-MS分析這6種精油的主要化學組成(CT)

  • 八角茴香精油:反式茴香腦 trans-anethol(89.1%)、艾草醚 estragol(3.6%)、芳樟醇 linalool(1.1%)、α-萜品醇 α-terpineol(0.2%)和順式茴香腦 cis-anethol(0.2%)
  • 德國洋甘菊精油:紅沒藥醇 bisabolol(27.4%)、β-金合歡烯 β-farnesene(23%)、紅沒藥醇氧化物 A  bisabololoxide A(14.9%)和紅沒藥醇氧化物 B  bisabololoxideB(5.3%)
  • 薑精油:薑烯 zingiberene(18.9%)、檸檬烯/桉油醇 limonene/cineol(15.5%v、β-倍半水芹烯 β-sesquiphellandrene(6.8%)、莰烯 camphene(6.2%)和松莰烯 pinocamphene(6.8%)
  • 牛膝草精油:異松樟酮 isopinocamphone(42.8%)、松樟酮 pinocamphone(38.4%)、 斯巴醇 spatulenol(7.9%)和芳樟醇 linalool(2.7%)
  • 檀香精油(白檀):α-檀香醇 α-santalol(52.5%)、反式α-檀香醇 trans-α-santalol(33.1%)、順式澳白檀醇 cis-lanceol(2.6%)和α-檀香烯 α-santalene(0.8%)
  • 百里酚百里香精油:百里酚 thymol(40.5%)、對傘花烴 p-cymene(23.6%)、香芹酚 carvacrol(3.2%)、芳樟醇 linalool(5.4%)、β-石竹烯 β-caryphyllene(2.6%)和萜品烯4醇 terpinen-4-ol(0.7%)

結語

從第一篇論文可看出,平常我們常用的薰衣草、檸檬、迷迭香和茶樹等精油,其實只要1%的濃度變可以發揮很好的效果,而在第二篇論文裡提到的德國洋甘菊和檀香兩支普遍被認為無副作用的精油,都只需要0.1%的濃度就有抗病毒的作用,所以我們是否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用油習慣,加上植物油或用其他方式稀釋後再使用,這樣除了可以避免副作用,也能夠愛惜大自然帶給我們這份珍貴的禮物。

看了上面的數據,你是否也會跟我一樣,開始試著將精油時調低劑量來使用呢?或許這樣嘗試一段時間,調適嗅覺敏感度和心理作用之後,能夠調整精油的使用習慣,或許可以帶來不同層次的體會!

延伸閱讀:關於精油使用劑量的探討,可見《精油的8大神奇超能力

備註:本文的抗病毒指的是可抑制病毒體外生長,因此屬於預防而非治療性質。

參考文獻及圖片來源:
1. Minami M, Kita M, Nakaya T, Yamamoto T, Kuriyama H, Imanishi J.: The inhibitory effect of essential oils on herpes simplex virus type-1 replication in vitro. Microbiol Immunol 2003;47: 681–684.
2. Koch C, Reichling J, Schneele J, Schnitzler P: Inhibitory effect of essential oils against herpes simplex virus type 2. Phytomedicine 2008;15:71–78.

用精油抗病毒濃度越高越好嗎?
標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