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油是大自然帶來的珍貴禮物(有關植物經過數億年演化產生精油的理由請看《精油的6個誕生秘密》),精油為何讓人興趣盎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它具有8大神奇的超能力:

一、含有100種以上的化合物

幾乎所有單方精油,即使是小小一滴都含有數以百計的天然化學成分,雖然絕大多數的存量比例少於1%,但是假如微量的成分活性夠強,對身體的療效或是毒性還是佔有重要的影響力。也因如此,除了使用劑量之外,如果加上使用方式和個人生理狀態的不同,精油影響人體的程度很難用科學的方式來量化,無論那是正面或是負面的影響。

二、容易穿透皮膚進入身體

根據著名的500道爾頓規則(500 dalton rule),分子量500dalton以下的分子容易通過皮膚的角質層間隙而進入到人體,而大部分的精油分子量都小於500dalton。然而,皮膚是由不同的層組成,這些層有些是親油性的而有些是親水性的,精油的成分對於油和水(主要是油)都具有親和性,這意味著它們更容易穿過皮膚的屏障而進入身體。

三、在體內迅速移動

1940年,一位名叫斯特列赫利(Straehli)的研究人員發現,每種精油被皮膚吸收後,經過20到100分鐘之間不同的時間區段,最後都會在受試者的呼吸找到其蹤跡。 換句話說,精油滲入皮膚進入血液,瀰漫在身體周圍包括肺部的各種器官然後呼出。往後的研究也證實精油無論透過呼吸(呼出)或循環(汗水及排泄物排出)系統其移動速度都很快,相對來講在安全劑量下使用精油,其被身體代謝出體外的速度也是相當快的。

四、穿越血腦屏障到達腦部

某些精油的成分可以通過連病毒都無法入侵的人體最強防線之一——血腦屏障(又稱血腦障壁,blood–brain barrier ,BBB),血腦屏障的功能是避免腦受到化學傳導物質的影響。由於身體很多功能都由腦經由荷爾蒙的分泌來控制,如果讓化學傳導物質在腦裡自由流動,可能會造成反饋現象,另一方面,血腦屏障的存在也使腦部不會受到病原的感染。穿越血腦屏障的能力歸因於精油的芳香分子,特別是萜烯(terpene)類的倍半萜烯(sesquiterpene)家族,例如2009年杭州師範大學生物醫學與健康中心研究發現屬於倍半萜烯家族的欖香烯elemene可以通過老鼠的血腦屏障,而β-欖香烯存在於沒藥、莪术和香茅等精油中,許多中國的研究更證實β-欖香烯可以抗多種癌症,其中亦包含腦癌。

五、透過吸聞直接影響情緒和記憶

精油的氣味分子經吸入後到達嗅球,然後可以直接刺激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而邊緣系統正是我們大腦中的情緒中樞,它和情緒、動機、學習和記憶等皆有相關。因此刺激邊緣系統便有可能改變情緒或記憶等方面的腦部功能。邊緣系統有時被稱為哺乳類的腦,那是因為這裡主要的訊息解碼都在四種程序下進行,也就是恐懼、進食、戰鬥與交配。這些原始情緒在一個人的發展歷程中若沒有適當的經過調整與轉化,而是被壓抑下來,那麼長期下來就會產生許多我們稱為文明病的心理或精神疾患。植物精油大概是最全面性的能同時對應到身、心、靈與社會層次功能的媒介。

圖1. 精油的芳香分子可由吸聞的方式,從鼻腔內的嗅球直接影響腦部的邊緣系統

 

六、改變細胞的表現

精油能夠透過影響細胞膜蛋白的受體(將外部訊息傳送到細胞內的啟動媒介,具有觸發生物反應的能力)來影響細胞膜,例如有些精油的成份可以作為膜蛋白受體的受體基質,進而觸發該受體所誘導的生物活性,通常精油成分與受體間的交互作用會造成細胞膜的離子流或電位能的改變,如果這是發生在肌肉細胞的層面,則具有抗痙攣或類似的放鬆效果。另外有些精油成分更可以直接更改受體的表現和結構,例如萜類化合物可以用此方式增加人體細胞的新陳代謝轉換率。然而,有些精油成分可以與細胞核的受體進行交互作用,例如存在於許多花卉精油的金合歡烯(farnesene)能夠直接與細胞核上的金合歡烯受體連結,藉此影響細胞的成長、發育與代謝。

七、影響自主神經系統與荷爾蒙的平衡

前面講到,精油可以透過嗅聞的方式影響邊緣系統,邊緣系統掌控自主神經系統與荷爾蒙(激素)的平衡,包含下視丘(Hypothalamus,調節體溫飢渴飽食等生理平衡和情緒)、松果體(pineal glands,調節醒睡和晝夜節律)、腦下垂體(pituitary gland,調節賀爾蒙分泌使體內平衡)、海馬迴(Hippocampus,長短期記憶以及空間定位)和杏仁核(Amygdala,調節內臟活動、產生情緒和應急反應)等工作。由下視丘神經核發出的下行傳導纖維可以直接到達腦幹和脊髓的自律神經中樞,再通過自律神經調節內臟與許多身體活動。腦垂腺前葉受下視丘分泌的釋放激素、抑制激素作用,共分泌多種激素調節生理機能;腦垂腺後葉負責儲存或釋放下視丘分泌的催產素和血管加壓素。

八、具有協同作用

2004年國際燒燙傷期刊Burns刊登英國曼徹斯特都會大學生物科學系的一項研究精油對金黃色葡萄球菌的抗菌活性顯示,針對一種金黃色葡萄球菌(Oxford S. aureus NCTC 6571,下圖2和3.以淺紫色柱狀圖表示)來說,天竺葵和茶樹兩種精油組合的抗菌活性優於單一使用廣藿香、茶樹、天竺葵或薰衣草任一精油單獨使用的抗菌力,選對精油組合能夠彼此互補,產生更強、更和諧的療癒作用,這稱之為精油的協同作用

圖2:針對單一精油(由左至右分別為:Tea-Tree茶樹、Patchouli廣藿香、Lavendar薰衣草、Geranium天竺葵精油和一種葡萄柚籽萃取產品Citricidal)直接接觸三種金黃色葡萄球菌菌株(三種顏色的柱狀圖,淺紫色柱狀圖代表Oxford S. aureus NCTC 6571菌株)的抑制區域進行測試(柱狀圖越高表示抑制該菌的效果越好)。
圖3. 針對與精油組合的蒸氣接觸對三種金黃色葡萄球菌菌株(淺紫色柱狀圖代表Oxford S. aureus NCTC 6571菌株)的抑制區域進行測試(柱狀圖越高表示抑制該菌的效果越好)。

 

結語:

16世紀時瑞士醫師帕拉塞爾蘇斯(Paracelus)有一句名言:「是毒藥還是靈藥取決於其劑量。」精油在身心靈方面的作用是很強大的,但正如「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一樣,使用精油必須要有相當程度的知識累積,其中最重要的關鍵之一就是使用的劑量,就如之前提到含高比例單萜烯醛的精油(例如檸檬香茅、山雞椒等精油)在高劑量的使用情況下,在生理上會刺激皮膚及黏膜組織,在心理方面會令人不安及焦躁。(詳見:《精油中的活躍成分—單萜烯醛》)除此之外也要考量使用方式和個人生理狀態,如此在正確的使用之下,就像強大的魔法為具備知識的魔法師所運用一般,精油的神奇魔法超能力將可以帶給我們身心平衡,增添人生的豐富和美好!

 

參考文獻

1. 溫佑君,肯園芳療師團隊(2015):《芳療實證全書:從分子到精油、從科學到身心靈,成為專業芳療師的必備聖經》。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2. 羅伯.滴莎蘭德;湯尼.貝勒屈(2003):《精油安全專業指南:芳療師與個人的安全指南》。鄉村國際有限公司。

3. 蓋布利爾‧莫傑(2009, 陳麗芳 譯):《花草能量芳香療法:融合陰陽五行發揮精油情緒調理的功效》。生命潛能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4. Monika Werner & Ruth von Braunschweig(2015):《芳香療法實證學》。德芳國際有限公司。

5. Lorraine Dallmeier:Can Essential Oils get into your Bloodstream?

6. V. Edwards-Jones, R. Buck, S.G. Shawcross, M.M. Dawson, K. Dunn:The effect of essential oils on 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using a dressing model. Burns. 2004 Dec;30(8):772-7.

7. Jodi Cohen:Heal the Brain with Essential Oils. Vibrant Blue Oils.

8. Marnie Clark:The Healing Gifts of Myrrh Essential Oil. The Truth About Cancer: A Global Quest.

9. Wu XS, Xie T, Lin J, Fan HZ, Huang-Fu HJ, Ni LF, Yan HF.:An investigation of the ability of elemene to pass through the blood-brain barrier and its effect on brain carcinomas. J Pharm Pharmacol. 2009 Dec;61(12)

10. 蔡昆翰:《芳香療法與精油在失智症患者的應用》。台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 身心醫學科

11. 丁宥允:《用植物芳香療癒你的情緒》。台灣癌症基金會FCF。

12. Kuo Ta Jen(2013):The Healing Intelligence of Essential Oils(1) . 郭呆倫(Darren Kuo)自己寫自己讀自己說自己聽

13. 腦的簡介。腦波於音樂研究之概述。2013國科會補助專題計畫。

 

圖片來源

1. Patrick J. Lynch, medical illustrator. (labeled by was_a_bee), via Wikimedia Commons

2. Edwards-Jones V, Buck R, Shawcross SG, Dawson MM, Dunn K.:The effect of essential oils on methicillin-resistant Staphylococcus aureus using a dressing model. Burns. 2004 Dec;30(8):772-7.

精油的8大神奇超能力
標籤: